拉脱维亚的鲁伊耶纳是座典型的欧洲小镇,那里的人们都彼此熟识,每天在商店里遇到的女士,不是同学的妈妈,就是学校的老师,又或是哪个邻居的朋友。这个镇子甚至小到无法支撑一支半职业的篮球队伍,所以全镇的男孩子们都跑去相邻的城市瓦尔米耶拉去看球。在那个狭窄的球馆内,看着父亲在场上奋战的身影,贝尔坦斯的雄心被点燃了:我要跟父亲一样打球,我想要站上球场。没有比赛的日子里,贝尔坦斯就在电视上反复观看着Michael Jordan的精彩镜头,这个想法更加精炼聚集,最终蜕变成意志。

年少却爱使唤人的性格,让小贝尔坦斯获得了“老板”的外号,但这种性格,却很适合地融入了贝尔坦斯的坚定意念,推动了他的篮球之旅,也让他在与比自己大三岁的哥哥Dairis的每次单挑中,虽然屡战屡败,但却从不放弃。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xsnmy.cn/,华盛顿奇才有一次,两兄弟之间起了争执,Dairis回忆道:“忽然之间,他冲去厨房,然后我听到抽屉被他打开,然后我就看到他拿把刀向我走过来。”

“是呀!”贝尔坦斯笑着说到,“我不会拿那把刀做什么蠢事,但他比我大上三岁,那是我唯一可以吓到他的方法。”

被吓到的哥哥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直到小贝尔坦斯的怒气消去,那把锋利的刀才又被放回抽屉,没出什么纰漏。但没想到多年后,另一场事故,差点就斩断了贝尔坦斯的篮球梦想。

贝尔坦斯两兄弟有一项常规家务活动,就是去位于城镇中心的祖父家里帮忙,而祖父家后院里有一把电锯,能够锯断树木劈成柴火,好让祖父在冬天享受温暖的炉火。一般都年纪较长的Dairis肩负起操作电锯的任务,但那天的小贝尔坦斯心血来潮,不断恳求着哥哥让他试一试,Dairis心软了,而雨水此时开始落下,过于急躁的小贝尔坦斯,就在几分钟内遭逢不幸。

哥哥的手套对他而言略显过大,所以贝尔坦斯的右手当下被电锯卷了进去,掀翻了他的中指指甲,接着切掉了他无名指的第二个指节。没有鲜血狂喷,也没有眼泪四溅,兄弟俩除了懵逼只有震惊。经过短暂但却徒劳无功的搜索手指任务后,贝尔坦斯的家人开车穿过了这个仅有一个学校的小镇子,不顾限速一路狂奔,30分钟后,才抵达最近的医院。

在手术过后的几天,贝尔坦斯的父亲告诉他,他的篮球梦想已经划上句点。而当心有不甘的贝尔坦斯在一个月后回到球场时,他的表现真的陷入了挣扎,他显然明白自己的处境:看来只能去踢足球了,沮丧的他只能抱怨。不过,他渐渐的适应了一切。有些射手是通过中间三根手指来感受球的出手与后旋,贝尔坦斯则学会了如何通过两根手指来感受。一年后,他就在一场少年组的全明星赛中,赢得三分大赛的桂冠。

2013年的6月,酷热的天气让贝尔坦斯心烦意乱。 他所效力的贝尔格莱德游击队正进行塞尔维亚联盟总决赛的第四场比赛,然而当瘦长的贝尔坦斯正要突破时,却忽然倒下。虽然立刻返回更衣室确认了伤势,但强悍的贝尔坦斯却在半场结束后依旧出现在了场边,他的心中只想着:这是总决赛,我应该还能做些什么。然后他尝试了一下热身,就在此时,膝盖忽然怦然一声,疼痛加倍,贝尔坦斯的心里一沉,知道大事不妙。

贝尔坦斯呆坐在一旁,未知的恐惧包围着他,没过多久,恐惧得到了证实,他的膝盖被确诊为:前十字韧带(ACL)撕裂。他本来是当时欧洲最炙手可热的潜力新秀之一,18岁就被马刺在选秀大会上挑中,19岁就站稳欧洲联赛。然而突然间,这名未来新星却瞬间被未知恐惧给吞噬,九个月的漫长复健,过往有许多不知名的年轻好手就是这样消失掉的。

贝尔坦斯成功克服了一切困难,当他回归后,不但拿下了第三座联赛冠军奖杯,更又重新在欧洲赛场扬名立万。不过没多久,伤病又再次发生了,同样的右腿膝盖,同样的痛苦伤势。但这一次,贝尔坦斯却没有任何迟疑,没有感到任何一丝恐惧。他拨通了经纪人的电话:“让我们哀伤今天就好,但是明天,忘了这些。”

圣城一直都是贝尔坦斯的NBA首选目的地,当他最终成功抵达,双方都没让彼此失望。尽管这一路披荆斩棘的颠簸旅程的确艰辛,但也成为了贝尔坦斯成长的必要养分与历练。如今的贝尔坦斯不断的在掩护中奔跑,在外线三分区域投篮,他接球后的出手只需要0.6或0.7秒的时间,他的投篮姿势柔顺平滑、赏心悦目,而且极度致命!在马刺这支由中距离大师所带领的球队之中,他是关键绿叶,也是马刺之所以能在联盟倒数的场均25次三分出手之下,却能轰出联盟前列的平均四成三分命中率的关键原因之一。

三年来,上场时间的波动与不固定,以及频繁进出发展联盟,进一步证明了贝尔坦斯的决心。就在上个赛季与马刺完成两年1450万的合同签约之后,这位四根半手指的圣城狙击手,就这样完成了一趟卓越非凡的传奇旅程。

Leave a comment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